郭麒麟接父亲的电话,郭德纲跪求小岳岳请谦儿哥,于谦跪求小岳岳

2021-12-28 13:53:03 文章来源:网络

郭麒麟6岁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从北京来的**告诉他:“我是你爸爸。”一直在天津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郭麒麟却被吓到了。

那人自然是郭德纲,从那天起,就把郭麒麟从天津接到了北京,也开始了他的挫败式教育。

郭德纲形容郭麒麟的童年,用了“悲惨”二字,不仅没有得到父母爱,反而承受着小孩子不应该有的压力。

德云社上百号人,郭德纲都是在人前教子,没少挤兑郭麒麟,好吃的**后一个轮到郭麒麟,挨骂的**个就是郭麒麟。

在后台,郭德纲端着茶壶谈笑风生,郭麒麟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,这是规矩。

这也是郭德纲家的传统,现在郭德纲接父亲的电话,不敢坐着接,这是规矩,爸爸站着,儿子不能坐着,爸爸说话,儿子得听着。

老郭说:“我不教训你,以后到外面就是别人教训你了。”

郭德纲说得很明确,做得更是决绝:必须要伤自尊,这么大的孩子,把他所有的自尊全部打掉,他就明白了,我把他欺负够了,远比他出去之后让外人欺负他,我心里好受。

在郭麒麟18岁的时候,郭德纲写了一封家书:我本不愿儿从艺,奈何人自有志无法横拦,我不希望儿子大红,人红麻烦多,一大三大,名气大后,开销大压力大是非大,红起来容易,难的是接住自己。

郭麒麟自嘲:“我有富二代的资本,但是没有富二代的资源。”郭德纲把公司99%的**权都给了**子王惠,郭麒麟上学的生活费都是抠抠搜搜:给点就花点,不给就省点。

但在这种教育下,郭麒麟快速成长,为人谦逊,情商极高,教**很好。

一次演出中,郭麒麟突然在台上撩起大褂“噗通”一跪,于谦赶紧拉起来,郭德纲笑得很欣慰,这一跪帮岳云鹏解了围。

在《师徒父子》演出中,台下观众大喊让于谦表演节目,老郭让小岳岳请谦儿哥,谁知观众又喊:跪求。

小岳岳一愣,有点难为情地给于谦跪下了,起来说了句:“我哪有脸求啊。”按说小岳岳跪于谦也使得,但多少有点尴尬。

于谦表演完,老郭叫郭麒麟上前,郭麒麟一撩大褂直接跪下于谦面前。

观众叫好,郭麒麟跪于谦是拜恩师,又把下跪变成**袱替师哥小岳岳解围,一举两得。

郭麒麟的机智和教**在综艺节目中更受欢迎,有次主持人问李晨有没有陪20到35岁的****逛过街。

这个问题问别人也不尴尬,只是李晨有几任前**友,说谁都不好,郭麒麟接了句:谁没陪妈妈逛过街呀,也替李晨解了围。

2020年,郭麒麟接了12档综艺,一个人**活德云社,连郭德纲都很少见到他,还得特意做个节目请儿子来参加。

有人问郭麒麟什么时候接管德云社,郭麒麟淡然一笑:“郭**才46岁,还没到50岁的黄金年龄,早着呢!”

说到认真的,郭麒麟很清醒,他说德云社其实就是一个**公司,市场上哪个**公司好管理?

老郭完全继承了以前的班社的管理方法,就是“我是角儿,大家跟着我有饭吃”。

但郭麒麟知道自己没到“角儿”的时候,还在蓄力阶段。

岳云鹏说但凡郭麒麟多一点嫉妒之心,我们这些人的日子就不会好过。

所以少班主郭麒麟根本没想着跟师兄弟争来抢去,人家自谋生路,在影视和综艺上圈了不少粉。

郭麒麟凭借《庆余年》和《赘婿》都圈了不少粉,让他更受欢迎的应该是在综艺上的翻红,善良与聪慧并存,这样的郭麒麟谁不喜欢呢?

经过挫败式教育,郭麒麟说:“我爸的教育方式只适合我,别人受不了。”但郭德纲很欣慰:“郭麒麟是我这辈子**好的作品。”

周末逛街购物之余,在公共空间欣赏片刻音乐会是一种**好的享受。本周六,逛淮海路商圈的市民惊奇地发现,一场小型音乐会先后在香港广场和思南公馆的公共空间举行,为寒潮侵袭下的申城带来丝丝暖意。

在香港广场中庭,**歌手在小乐队的伴奏下为现场市民演唱中外经典歌曲,逛街购物的市民被这轻松浪漫的乐器所吸引,放慢了脚步,细细感受中外音乐的魅力。张**告诉记者,在淮海路香港广场体验这样的节日气氛,能够在逛街购物之余还能听到这么**妙的音乐,是一件非常让人享受的事情。

而在思南公馆转角小广场,硕大的梧桐树艺术装置下,小乐队的演出同样也吸引了不少市民,不少市民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**妙的瞬间,而有的市民还用手机进行直播,让更多的朋友们感受城市的暖意。

作为淮海路商圈迎新季的组成部分,转角音乐会将在每周六下午举行,一共四场,将一直持续到1月15日。主办方希望通过转角音乐会,让更多的市民能够享受音乐。

来源:上观

上一篇:王鸥两次发声带*上热搜,在拍戏的*“不好惹”一个*演员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苏州之声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